英雄联盟 8

【英雄联盟】除了学区房,回忆中最甜的甘蔗

英雄联盟 1

最近被关于北京房价的段子刷屏了。尤其是经由咪蒙等微信大号渲染后,大家积压已久的对房价的控诉一下子都宣泄出来了。基本的基调都是:大城市的冷酷和高房价,透支了年轻人的创造力和生活品质。然后哭天抢地的质问,年轻人还有未来吗?

      “我给脸上涂上厚厚的泥巴,来掩盖我心里的哀伤。”

【英雄联盟】除了学区房,回忆中最甜的甘蔗。一

英雄联盟 2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迟子建《世界上所有的夜晚》

老曹,我不知道是从何时起开始观察你的,就像我不记得是从几岁起陆续从大人们的口中听说你的故事的。

于是,我也登上知乎,看到了清华硕士,北大博士、主治医师等人描绘的各种心酸。而他们想逃离帝都的最大原因,是因为没有办法给孩子搞定学区房。

     
外婆出生于战火纷飞的1948年,去世于2000年,享年52岁。她在辛酸悲苦中走过了半个多世纪,最终在新世纪到来之际撒手人寰,留给我无穷无尽的思念。每次梦见外婆,总是梦见她给我买的甘蔗,梦见外婆省吃俭用给我买的甘蔗,梦见那回忆中最甜最甜的甘蔗。

可能那时我还是个刚脱离你肩头的小屁孩,在乡下晒的黝黑,穿着一身灯芯绒的套装,双手插在口袋里念叨着“一串红,红又红,刘胡兰姐姐是英雄,生的伟大,死的光荣。”

尤其是那个北大硕博连读后来转战南京某高校的描述的4岁半儿子的情形,让我莫名心塞。

     
外婆是陕西城固宝山人。她早年出嫁,生育了我的母亲。后来,第一任丈夫因在采石场发生意外过世,外婆带着我年幼的母亲改嫁给了我现在的外公,并生育了舅舅。从那以后,外婆就一直相夫教子,定居在一个比较贫穷的小村庄——城固县宝山镇卢家坡村。

又或许是那次,我从补习班放学,坐着1路车回家,然后阳光漫过车窗悄无声息地落在我的耳畔,我循着窗外望去,就看见了你骑着你的敞篷电动三轮儿“驰骋”在树荫小道上,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,我刚准备招手叫唤你,便看见你竟然伸长了脖子吐出舌头从倒车镜里观察自己的舌苔。我一时觉得可笑,回家手舞足蹈地说给爸妈听,末了还好生模仿了一般。爸妈听后什么也没说,只是叹口气:“外公身体不好,老了,害怕死亡了。”

四岁半的儿子有一天晚上洗漱的时候跟我说:我现在可以喜欢洗漱了。我问他为什么?他回答,现在的卫生间干净漂亮。
我说:我们以前的卫生间(租的房子)虽然旧了点,但也很干净啊,我妈妈每天都打扫的。
儿子说:那是别人的房子,而且我觉得太旧了,很难看。我以前每次进去都有点害怕。

     
我小时候,父母亲常常外出打工。由于我的爷爷奶奶很早就过世了,所以父母只好把我寄养在外婆家里。那时候舅舅还没有成家,外婆像对待亲孙儿一样疼爱我,以至于幼小的我以为外婆同时也是我的奶奶。相比之下,外公稍微对我凶一点点,我就更加依恋外婆温暖的怀抱。

我突然觉得很惆怅又很羞愧,那是我人生中为数不多地想骂自己是傻×的时刻之一。

我没有感叹高房价下的无奈,而是开始想,如果我在上海也买不起学区房,我可以给孩子什么呢?

     
20世纪90年代初,外婆家住的还是老式的土房:一间正房,一间堂屋,两间偏房,外加一间小小的厨房。堂屋祭祀祖宗,舅舅住正房,外公、外婆和我三个人住一间偏房,另一间偏房作了柴房。那时全家人都在一个锅里吃饭,虽然日子过得清苦,但其乐融融。我上了学前班,外婆每天早上早早地起来给我穿衣服,把我送到学校门口,注视着我走进校门之后才步履蹒跚地走回去。中午放学后,我回到家里,外婆已经做好了午饭。下午放学回来,吃过饭后,外婆要去放牛,但她不放心我,就带着我一起去。每当我在草地上像小鸟一样欢呼雀跃时,外婆总是一边牵着牛缰绳,一边朝我轻轻地呼唤:“慢一点儿,小心别摔着了!”那会儿我个子比较小,一遇到别的小孩子欺负我,外婆总是张开两手把我挡在她并不高大的身后,对那些孩子说:“都是好伙伴嘛,为啥要一个打一个呢?以后不准你们再欺负他!”那一刻,我感觉外婆已经开始弯曲的后背就是我最最坚实的堡垒,只要有外婆在,我什么都不怕。

我们每个人都对与生俱来的爱太习以为常,忽略,无视,甚至厌烦,于是常常觉得无关痛痒,司空见惯,非要经历生离死别,才知道什么叫做后悔和珍惜。

英雄联盟 3

     
那时候家里穷,饭桌上几个月才能见一次荤腥,而外婆总是把那为数不多的几块肉夹到我的碗里,然后笑咪咪地看着我狼吞虎咽,温和地说:“我孙儿好好吃饭,快快长大,长得结结实实的!”每到赶集的日子,我总是奶声奶气地缠着外婆给我买吃的。外婆拗不过我,很小心地从里边衣服的口袋里摸出几毛钱来,走到路边的甘蔗小摊上,给我买两根甘蔗。我一看有好吃的,立刻心花怒放,开始大嚼一番。记忆中,那甘蔗汁又多、味又甜,咬一口,甜蜜便溢满了整个身心,那味道简直回味无穷,似乎没有什么比它更美味了。

【英雄联盟】除了学区房,回忆中最甜的甘蔗。是啊,不知不觉,我都二十二岁了,而你,好像真的老了。

我不禁想起了对我至关重要的几个亲人。

     
我慢慢地在长大,而外婆却在渐渐衰老,头发也花白了,身子也佝偻了。夕阳下,外婆就像一棵干枯的老树。

爸妈偶尔都会抱怨,到了四五十岁,身体就像不听使唤的机器,零件也老了。更何况你呢?

【英雄联盟】除了学区房,回忆中最甜的甘蔗。          妈妈,教会了我乐观豁达

我很小的时候,家境算是非常贫寒的。爸爸是家里6个兄弟姐妹里最穷的。据说,他结婚的时候,仅有的半间破房还是向亲戚借钱才能整修的。

“穷则思变”,结婚没多久,他向姑姑借了些钱就出去做生意了。

前5、6年,他跑遍了大半个中国,做过各种生意,弹棉花,倒卖水表,卖电器,电料等,可始终没有赚到什么钱。为了省钱寄回家,他睡过地下室,桥洞,大马路等,却不舍得给自己租个好房子住。

妈妈那时候肚子里已经怀了第三个孩子,也就是我妹妹。奶奶去世的早,爷爷身体不大好,也帮不上大忙,爸爸寄来的那一点钱连填饱四张张嘴都不够。

好在,妈妈是个绣花高手。没有足够的家用,她就帮别人绣花来贴补。在我的印象中,从来没见过妈妈嫌生活苦而皱眉头,也没听到过什么抱怨。她总是说:“不怕,不怕,总会有办法的”。

妈妈还是个爱帮助别人的热心人。尽管我们家的经济状况不大乐观,但邻居家的孩子跑来蹭饭的时候,妈妈总是帮他把饭添的足足的,还要再把饭碗压一压才给他。隔壁有个孤寡老人,妈妈隔三差五地就会给她送点吃的用的。

我很小的时候,最熟悉的场景就是,我坐在桶里,看着妈妈一边背着姐姐,一边飞快的绣花,嘴里还哼唱着歌曲温柔的哄着我们。

英雄联盟 4

     
1998年,因为舅舅要结婚,外婆家盖了新房。当时我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家,大概离外婆家三公里远。但每逢周末,我总是不由自主地往外婆家跑,仿佛那里才是我的家,是我幸福的港湾。外婆的背越来越弯,几乎弯成一个直角,,经常咳嗽,身体状况每况愈下。但只要一看到我,她那布满皱纹的脸就又绽放成了一朵花。

印象中的你,胃子一直不好,上了年纪,前列腺还出了毛病。

     爸爸,给我植下了对爱的信仰

不管有没有赚到钱,爸爸每年都要回家2趟。

每次爸爸回家的时候,都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候。因为爸爸总会在衣服和裤子的兜兜里放上几个钢蹦儿,以及糖果,有时候甚至是巧克力,这足够让我们在小伙伴们面前炫耀很久了。

在我4岁那年,冬天特别冷,我生了冻疮。爸爸在过年的时候,给我买了件上海产的羽绒服,而他自己,却是穿着破袄回家的。

他说,上海的衣服质量好(上海产的衣服在当时是最好的),买大点,可以穿久一点。于是,这件羽绒服,我从5岁一直穿到了12岁,从脚踝穿到齐腰。

在我的童年,那是我最爱的一件衣服。

后来,爸爸终于开始赚钱了。刚赚到第一笔钱的时候,虽然不多,但他立刻带妈妈去上海见识各种新奇的玩意儿。还硬是带着妈妈去烫了个卷发,花了30多元钱。而那个时候,据说人均一个月的工资才20来块。妈妈一回到家乡,就立刻轰动了。所有人都跑来看,30多块钱烫的头倒底是长什么样子的?

妈妈回忆说,那感觉,就像是自己当了明星一样。

妈妈幸福的笑脸,一直印在我的记忆里。

英雄联盟 5

     
有一天下午,我正在自家院子玩耍,偶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近我家。我定睛一看,啊,是外婆!我高兴地迎上去抓住外婆的手:“外婆,你怎么来了呀?”外婆把手里的两根甘蔗递给我,慢慢地说:“我想你和你妈妈了,过来看一下!”母亲闻声从屋里出来,母女二人的手也紧紧地握在一起。那个黄昏的晚霞好美,那两根甘蔗好甜,我一口一口地拒绝着,嘴里一直甜到了今天。

老曹,你今年多少岁了?好像有七十了吧?

   外婆,让我知道了什么叫诗和远方

6岁那年,爸爸和妈妈去外地做生意,带着弟弟妹妹一起去了。我和姐姐就放在外公外婆家寄养。

外婆是个典型的农村妇女,勤劳善良,任劳任怨。

她从一个贫困的家庭,嫁到了一个更贫困的家庭。每天都是无休止的劳作。

她总是每天5点不到就起床,开始打扫卫生做家务,把家里擦得一尘不染。最多的时候,她同时给6个孩子(舅舅们,姨妈们的孩子都放在外婆家养)准备三餐。还要做农活儿,晚上总是最后一个睡觉。

她每天起床后,总是要把头发梳的整整齐齐,再别上一朵自己秀的布花。然后,她露出满意的笑容,开始一天的劳作。这朵布花,是她唯一的饰品。

外婆有个很大的爱好,就是喜欢花,尤其是兰花。

外婆家是个由一间房隔成的低矮的两层旧楼,临水而建。房子前面有一小块土地。外婆把它修成了小花园,种上月季,牡丹,牵牛花等美丽的花朵。

而她最爱的几株兰花,则是种在粗陶做的花瓶里,放在房间的窗台上。据说,这是她除了必须吃用的东西外,最大方的一笔开销了。

她每天都不厌其烦的把花瓶搬进搬出,给兰花找最合适的地方晒太阳。她每天都要把花瓶擦的干干净净。当兰花开花的时候,她总是会非常喜悦的指着花,对我们说:“看,花开了!好看吗?”

外婆的窗户玻璃,由于年代久远,有些磨花了。于是,她用红纸剪出美丽的窗花,贴在窗户上。

阳光透过窗花的空隙照在地上,有种别样的美。

受到外婆的影响,我不管是租房子,还是住在自己的房子里,我都会尽量把房子打扮的更加温馨和美好。

在我工作的第一年,我曾租过一个非常破旧的房子。但我依然把它当作是自己的家。

我拿出当月1/5的工资,在发黄的墙壁上贴上温馨的壁纸,把简陋的灯换上美丽的灯罩,在有破洞和油渍的桌子上铺上素雅的桌布,再摆上花瓶。最大的一笔开销,就是把那个满是黄渍的马桶换成洁白的新马桶。

后来,房东要卖房子。我们在交接的时候,她惊呆了,我竟然把她的房子打扮的如此美好。在感动之余,她又多给了我2000块钱当作答谢。
 

英雄联盟 6

      外婆没什么文化,但她一直对我说一句话:“好人一生平安。” 
我问她:“好人就一定有好报吗?”外婆叹了一口气说:“好人不一定有好报,但当个好人没错儿!”这句话始终陪伴着我的成长,并且成为了我一贯的信仰。

          外公,我的精神楷模

外公是个老红军,老党员。他家里的堂屋,贴满了毛主席的头像。每天新闻联播时间,他总是全神贯注的正襟端坐,非常认真的观看。

外公是村支书,但自己家里却一贫如洗。就连房子拆迁时,别人给他多算了20平方,他都还回去了。为此,舅舅还和他大吵了一架。

外公每天都乐呵呵的,他超级自信,甚至有些盲目,好像天底下没有做不成的事情。

外公一直以我为骄傲,说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展示了逻辑和算术方面的过人之处。每次我去他家,他都要给我出各种白菜题。从简单的加减法,到复杂的应用题,例如,白菜xx分一斤,红薯xx分一斤,苹果xx分一斤,如果一共有xx钱,最多可以买几斤水果蔬菜?等,他对我的数学考验不断升级。

他的隔壁,就住着数学老师。如果我答对了,他就特别开心地带着我到处炫耀。

有一天,他突然说:“你不应该上幼儿园,应该去上小学”。于是,他便带着我去学校报名要求插班。可是,我的年龄太小,他被学校拒绝了。

他不死心,又带我去找校长。

他对校长说:“这孩子可聪明了,尤其是数学特别好,不信你考考看?”禁不住外公的多次登门纠缠,校长终于答应让我考试了。我考了很高的分数,于是,被小学录取了。

外公还教会了我,什么叫自食其力。

外公家的对面,开了一家早餐店,卖油条,豆浆和包子。家里孩子多,外婆舍不得花钱去对面买早餐。一个礼拜她最多会买2根油条,然后切成很小的块块,让我们分着吃。

“可我想每天都吃油条”,我对外公说。

外公想了想,然后对我说,“你是不是为了吃油条,不怕辛苦?”

“恩”,我点点头。

于是,外公带着我找到对面早餐店的老板说,“我看你们还要走街串巷的卖早点,人手不够。让这个孩子帮你卖早餐吧,把卖剩下的油条,分一点给她吃就行。”

老板居然答应了。

之后,我每天挎着篮子,快快乐乐的走街串巷,卖了半年早餐,直到我吃腻了油条为止。

我也依样画葫芦。

想吃西瓜了,我就去帮种西瓜的伯伯摘西瓜。当他把又大又红的西瓜送给我抱回家的时候,我吃起来格外的甜。

我还帮别人摸过螺丝,捉过鱼等等。经常可以带些菜回家。

在外公家的两年多,我不知道什么是贫穷,因为我的记忆里只有快乐。

英雄联盟 7

     
2000年的冬天来得格外早,天气也格外寒冷,仿佛要把整个大地封冻起来。就在这个冬天,外婆走到了她生命的尽头。在病榻前,母亲尽心尽力地照顾着外婆,常年不回家的舅舅也回来照顾外婆了。可是,外婆就像一盏油灯,灯油已经燃尽了,再也无回天之力。外婆在儿女的声声呼唤中走完了她生命里的最后一个冬天。那时我才刚刚十岁,还不知道死亡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,只知道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外婆。当长到十三四岁时,我慢慢明白发生了什么: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一个人离开了,而且永远不会再回来了……

EX的舍友是个沉溺游戏不可自拔的网瘾少年,大概是去年秋天的时候,他的外公患病去世,那天早上他还沉浸在LOL中保卫他的塔,就接到了他妈妈的电话,他的母亲哭着对他说:“儿子,妈妈没有爸爸了。”后来他立刻放下电脑,火速订了机票飞了回去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我

我的童年是充满爱和快乐的,我也一直是超级乐观自信的。我的研究生室友甚至说,“我真不明白,你为什么有着地球人无法理解的自信?!”

我读的小学是个菜场小学,过去十几年都没有人考上过省重点中学。可我却坚信我是可以的。后来,我以微弱优势擦线过关。据说,我当时就读的小学的光荣榜上,至今还有我的名字。

初一的第一次期中考试,班主任鼓励大家向你认为与自己实力相当的人下战帖。我把帖子发给了全班第一名,班主任震惊了!后来,我才知道,原来我考进来的时候,是全班第23名。那时候班级里共60人,其中只有28个人是正式考进来的,其他是高价生或者关系户。也就是说,在考进来的学生中,我是倒数的。

那个学期,第一名还是第一名,我考了第三。初二下学期,我和第一名换了名次。

之后,我被保送省重点高中。然后一路考到复旦大学,并保送新闻学院研究生。

从研究生开始,我就决定不再伸手向家里要钱了。我开始做各种兼职和实习。从发传单,到做家教,做礼仪,到卖报纸,卖衣服,到给财经杂志写稿子,买基金等等。

我在读书期间每个月的收入比我刚工作的头两年还高。

兼职和实习中的综合能力锻炼,也让我毕业后进入了最top的快消公司,并且很快就升任了部门经理。

工作第二年,我就用自己的积蓄,加上向爸爸借的钱,买了人生中第一套房子。

然后,结婚。去年,我也有了孩子。

我还没有开始研究给孩子买学区房的事情。

但我想,父母给孩子最大的财富是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。

即使我买不起学区房,至少我可以给他爱和希望;乐观、正直和善良;遇到困难时,努力想办法而不是抱怨和逃避。

心安即是家。

我希望可以给孩子的,是奋斗的精神和持续快乐的能力,而不仅仅是一套学区房。

英雄联盟 8

     
时光荏苒,如今我已经从学校毕业走上了工作岗位,并且即将组建自己的家庭。但外婆慈爱的脸庞和佝偻的身影一直萦绕在我的心上,特别是外婆带给我的甜甜的甘蔗,时不时回味在我的舌尖上,那份最深沉的疼爱已经在岁月中定格成永远。

每当我想起这句话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地要落泪。

     
今年我二十七岁,外婆已经辞世十七个春秋了。外婆留给我的回忆和教诲,我始终铭记在心。每一次梦见外婆,我总会梦见外婆给我买的甘蔗,梦见那充满爱的味道,梦见那最甜最甜的回忆……

你的病应该是年轻时的苦累所致吧。

在你父母健在的时候,你还是个衣食无忧的贵公子,曾经随着当国民党高官的父亲出入星级酒店,换句话说在当时你可是个“高富帅”。无奈好景不长,尚未成年便痛失双亲,上海的别墅也在几次辗转中失掉了去,只好跟着两个哥哥一起谋生,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,经人介绍认识了我的外婆,而我的外婆年轻时是个美人,可惜年幼贪玩,不慎被剪刀误了一只眼,你觉得她挺好,便有了个媳妇,那时候的爱情大概就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你看我尚可,我觉得你不错,一拍即合,一起过着小日子。

刚结婚那会,你们一起在乡下老家谋生,不久就有了我的大舅舅。

我是前段时间才知道我曾经有个大舅舅,是的,他还没来得及长大,就被这个世界抛弃了。

妈妈也说不清是为什么,大概是那个年代卫生条件有限,你有了儿子之后辗转去了南京谋生,外婆也在老家种田,大舅舅被寄养在老太太家,思念成疾,便抽了癫疯,去了。

到有了我妈妈和舅舅的时候,你还是辗转在南京和句容两地,我问妈妈你那时干什么活。

妈妈总是叹口气,然后一副凄凄惨惨的样子告诉我,你那时在拖板车。

每天凌晨从句容出发,然后和大队里的年轻汉子一起拖一车石头去南京。

日日夜夜,天天年年。

要问妈妈那时候最大的盼头是什么,她肯定会说是一家四口一起坐在院落里,看着月亮,嚼着苹果皮。

到如今,我妈还特别依恋与两样东西,一个是苹果,一个是咸肉。

每次和我说到你那时从句容大老远拉石头去南京,赚来的工钱可以抽出来买一个大苹果,她就忍不住地咂嘴。

“我爸爸都是买有个虫洞的苹果,然后四个人分着吃,我和你舅舅吃肉,他们嚼着皮,那个苹果,真香啊!”

每每说起,妈妈就像一个爱炫耀的小女孩,眼睛里总是充斥着复杂的感情,露出不一样的光芒,是感叹那时环境艰苦的辛酸,也是有你这么一个好爸爸的骄傲吧。

说到她的另外一个依恋,就是咸肉了。